?

下一章 ???????? 上一章

 

????窦德昌急急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窦世英顿时目瞪口呆。

????“难道是砚堂从哪里看到的?”他皱着眉头喃喃地道,“不对啊!就算是从哪里看到的,他也不必做篇制艺出来啊!而且,他考宋千里做什么啊?”

????窦政昌和窦德昌也想不明白。

????窦世英道:“我明天把砚堂叫来问问!”

????也只能如此了。

????窦政昌和窦德昌无奈地互视一眼。

????窦世英打发了高升媳妇去问舅母:“寿姑回来做什么?”

????八字还没有一撇,舅母自然不好说什么,拿和窦昭商量了的话搪塞窦世英:“商量着十月初十去开元寺的事。”

????窦世英点头,寻思着明天见到了女婿该怎么开口。

????宋墨把窦昭送回了英国公府,就去了宋与为临时落脚的地方。

????宋与民才刚到屋,还没来得及更衣,穿着刚才出门做客的衣裳出门迎客。

????见宋墨也穿着刚才在静安寺胡同穿的衣裳,他疑心重重之余生出几分不安来。

????宋与民的朋友不过是小富人家,只请了两三个仆妇,还要照顾这一大家子人,宋与民坐在这里,平日的生活起大依旧是宋炎打量。

????他和宋墨分宾主坐下之后,宋炎端了茶进来。

????宋墨瞥了宋炎一眼,对宋与民道:“宋先生,我有话单独和你说……”

????宋炎闻音知雅,退了下去。只是还没有走出门,就听见宋墨道:“说起来,这件事令侄有关……”

????如果是平时,就算听到这样的话,宋炎也会非礼毋视。非礼毋听。可今天的事太奇怪了,先有宋墨无端端的考校,后有这样的半头话,让他犹豫再三,不由在门帘旁站定。

????宋墨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我想讨令侄一杯喜酒喝!”

????宋与民和宋炎大吃一惊,即也明白了刚才宋墨之举。

????宋墨的身份地位,让宋与民不由慎重地道:“不知道世子爷为谁家保媒?我们宋家在衢州虽然素有清誉,可到底是耕读传世的小户人家,齐大非偶。只怕攀起!”

????量媒量媒,做为亦师亦父的伯父,宋与民觉得宋炎能取个读书人家的姑娘,勤俭节约地过日子就行了。

????英国公世子离他们太远了,不可想象。攀宋墨的高枝,他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也就不存在取舍衡量了。

????宋墨只当没有听见,笑道:“女方您也认识——我夫人表姐,安香村赵家的三小姐。”

????宋与民在窦家做了五年的西席,怎么会不知道安香村赵家?

????他顿时觉得被污辱。

????赵家,可是招上门女婿。

????难道就因为宋家是小门小户。因为宋炎父母双亡,就应该入赘别家不成!

????只是没等他开口,宋墨已笑道:“赵大人的人品想来您也听说过了,当年为了能赶上给妹妹发丧。庶吉士都不考了;王家要把女儿扶正的时候,许他生官发财,他也没有理会。令侄上门去给赵家做女婿,怎么会亏待令侄?”

????赵大人的人品。的确是没话说。

????在这一点上,宋与民没办法否定。

????“再说赵三小姐。相貌人品怎样,你也不是不知道的。配令侄,没有委屈他吗?”

????虽说男女有别,赵三小姐他也曾远远地见过两次,的确是个品貌出众的千金小姐!

????但宋与民还是忍不住道:“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让千里入赘吧?”

????宋墨低头喝茶,眼角的余光却扫过夹板帘子,看见了一双青布胖脸鞋。

????他不由微微一笑,道:“令侄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的,您也不过是坐馆为生。窦家虽然束修大言,想也不过有二、三百两银子,令侄跟着你,这吃穿嚼用样、笔墨纸砚有窦家撑着,暂且不说,就这四季的衣裳,只怕也用了你不少银子吧?

????“今天我考核令侄的制艺,中规中矩,流畅自然,若是好好栽培,十年之内,不知道能不能出个进士。

????“从衢州到京都,据说来回一趟就要花上百两银子,先生散馆回家,以先生的积蓄,不知道能支持几年?

????“何况朝南北分卷,江南又素有读书的风气,十个秀才里难得中两个举人,十个举人中难得中两个进士。

????“可入赘赵家却不同。

????“以赵家的家境,赵大人的为人,令侄虽然因为入赘的原因,进士难点,可若是勤奋,未必不能中个举人之类的。

????“赵家又是读书人家,就算是令侄与仕途无缘,可子孙后代却不错了。

????“而且还有那三代归宗的讲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所谓的三代归宗,是指入赘者所生的儿子,第三代的时候,或指定一支,或约定俗成,最后那一房不管是小子还是闺女都跟着原来的祖父姓,重回宗祠。

????但宋与民还是委婉拒绝了:“千里跟着我读了这么多的读,总得让他下试试才会死心。婚姻大事,这几年还是暂且不提吧!”

????宋墨就又扫了一眼帘下的脸面鞋,不紧不慢地道:“强扭的瓜不强,还请先生仔细考虑考虑,若是改变了主意,让人去跟英国公府说一声就是了。”然后摇着头起身告辞,并叹道:“你对侄子可真是比亲生儿子还要轻!把自己的养老银子都拿出来了供令侄读书……”十分感慨的样子。

????宋与民装没有看见似的,送了宋墨出门。

????门前大槐树后面,走了面色苍白的宋炎。

????他望着宋墨远去的马车,久久伫立。

????还有个身影在宋墨的马车消失后,转身去了城南一个不起眼的小胡同。

????“陈大哥!”身影叩着门,“是我,虎子!”

????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陈嘉平凡却目光锐利的面孔。

????“快进来!”他不紧不慢地把人让进了院子,说得话却有些紧张。“有人注意你没有?”

????“没有!”虎子小声地道,“我远远地跟着,他们发现不了。”

????陈嘉“嗯”了一声,和虎子进了屋。

????满满地灌了两大碗水,虎子把这几天宋墨的去向禀了陈嘉。

????陈嘉目露困惑:“这么说来,那天跟着世子去田庄,还真是夫人啰?”

????虎子连连点头,道:“而且这几天世子好像也是在为夫人的事奔波,招了二十几个近卫军来。突然全都丢在了院子里,然后陪着夫人回了娘家,接触的,都是夫人娘家的人。”

????这就不好办了!

????陈嘉在屋里打着转。

????他自认为自己若是弯得腰,不得是和尚还是道士都能成为好友。可这妇孺……

????虎子就道:“大人,要不,您续弦吧?如果您续了弦,至少能和夫人身边的体面的媳妇子认个干亲什么的,不就有了来往?”

????这倒个好主意。

????陈嘉眼神一亮,有了主意,吩咐虎子:“我只听说夫人是北楼窦氏的四小姐。云南巡抚王又省的女儿是夫人的继母,王氏跟着窦氏七老爷在京都,四小姐却一直在真定,临到出阁的时候。又被同父异母的妹妹来了个易嫁,你去趟真定,好好打听打听夫人底细——哪几个有在夫人面前说得上话?喜欢些什么吃食、衣饰?有什么喜好……能打听多少是多少?”

????虎子笑呵呵地应“是”,在陈嘉那里用了晚膳。连夜出了京都。

????窦昭在家里等着宋墨,直到掌灯时分。宋墨才回来。

????她不迎了出去,有些急切地问他:“宋家怎么说?”

????“肯定是一时还转不弯来。”宋墨笑道,“等到明天,估计就有人想过来了。”又道,“若是想不过来,我看我们还是另为表姐想办法吧?”

????窦昭听不明白。

????宋墨卖关子:“明天你就知道了!”然后让窦昭:“吩咐厨房给我弄点吃的,还是中午在静安寺胡同吃的那些垫得底。”

????窦昭大惊,道:“你怎么还没有用晚膳。”

????宋墨笑道:“我从宋先生那里出来,就进了趟宫。调了那么多的人过来,虽说拿五城兵马司做了借口,可这借口也要做得漂亮才行——我去见了皇上,把几个人的名册拿给他老人家过过眼,以后免得有人在皇上面前给我上药眼。”

????给皇上看……

????窦昭睁大眼睛:“那皇上怎么说?”

????宋墨朝着她笑:“说起来,皇上和我们倒想到了块去了,都选中了那三个人。”

????窦昭不由失笑。

????宋墨感叹道:“若是舅母没有那些门户之见多好啊!读书人家入赘,改了姓名,不免有数典忘祖之嫌,就算是能参加春闱,也没有人愿意点他做门生。可这勋贵人家就不同了,走得是恩荫,倒也不在乎这样,反而能继续女方的袭职……”

????要不然,他也不会在亲卫军里给赵璋如找夫婿了。

????窦昭就挽了他的胳膊,戏谑道:“辛苦世子爷了!”

????“你知道就好!”宋墨索性道,“今天可把我累坏了!”

????素心等几个跟着窦昭迎出来的不禁都低了头笑。

????用了晚膳,梳洗更衣,两人躺在床上说悄悄话。

????“你怎么就想到去试宋千里制艺?”

????“第一次办砸了,总不能第二次也办砸吧?”宋墨笑着,“舅母不是要找读书人家的子弟吗?万一舅母见面就考人学问怎么办?”

????窦昭抿了嘴笑:“科举也考诗的,你怎么不随不顺便考考他诗呢?”

????宋墨见她巧笑嫣然,情不自然地拧了拧她的鼻子,道:“我倒想啊,可看他那傻呆呆的样子,怎及给我夫人作首诗来得风情艳冶?”

????窦昭和他耍花枪。

????“还风情艳冶?”她咬着他的耳朵道,“作首诗来我听听!”

????宋墨真喜欢这样的窦昭。

????转身把她压在身下,在她耳朵暧昧地道:“真要我做!”

????“真要!”窦昭斜睇着他。

????宋墨轻笑,吟“繁枝容易纷纷落”……她的衣衫褪尽……他的手在幽谷间嬉戏……“嫩芯商量细细开”……

????窦昭面如朝霞……

????※

????姊妹们,送上今天的更新。

????o(∩_∩)o~

????ps:虫虫只有明天捉了……求粉红票啊!

????※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亲临-九重紫 博彩bet356在线投注_bet356充值_bet356提现多久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