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宋炎?”舅母错愕地望着窦昭,非常的意外。

????“是啊!”窦昭却表现的兴味盎然,“他父母双亡,家里没有旁的人了,跟着宋先生在真定过那些年,您也见过,性格最是敦厚不过,如果能招他入赘,再好不过了!”

????舅母回过神来。看见窦昭认真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会是临时决定的吧?”

????如果自己说是临时决定的,以舅母行事之谨慎,肯定会一口回绝。

????窦昭矢口否认:“当然不是。我原来就有这打算,不过宋家底子太薄,是您说要找个读书人家出身的,就只有宋炎最适合了。”她说着,逼舅母拿主意,“您就说可行不可行吧?若是瞧得中,趁着宋先生和宋炎还没有返乡,我让砚堂出面帮着做这个大媒。若是您不满意,我们再想办法。”说着,她小声嘀咕道,“这入赘,不是家里的三姑六舅越少越好吗?而且宋炎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哪有比这适合的人选?”

????既然要招婿,家里肯定是子嗣单薄,虽说入赘之前都会定下财产继承、赡养之类的契书,可随着父亲年老体衰,入赘的女婿精明能干,渐渐势大,最后谋了女方的钱财然后另行娶妻生子的事例屡见不鲜,这也为是什么女主对招上门女婿很慎重,非常看重男主品行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这点上说,宋炎的品行还真的让人没话说。

????只是由女方提出来,显然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嫌弃。

????舅母有些犹豫。

????窦昭自己则是越想越觉得宋炎合适——不仅相貌清秀,而且性格温和,手脚勤快,为人忠厚。舅舅、舅母以后老了,有宋炎照顾,日子肯定会过得不错。

????她见状忙道:“成不成,我们总得试试吧?表姐都二十岁了,您还能把留几年啊?”

????舅母想了想,还是走了手稳招,道:“你探探口风,如果宋家有这意思,我们到时候再去提亲也不迟。”

????窦昭“嗯”了一声。高高兴兴地去了前面的花厅。

????宋墨正和宋炎说话:“……没想到我们还是家?不知道你是哪里的人?今年几岁?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可读过书没有?”

????宋先生只当宋墨是遇到了同姓的人好奇,并没有怀疑,那宋炎就更不会怀疑了。他恭敬地一一作答:“我是衢州人,今年刚刚及冠,父亲原是个秀才。靠坐馆为生,我三岁里病逝了,七岁时,母亲也病逝了,家里没什么人了。跟着伯父跟了几年书,认得几个字。”

????他谦逊有礼,宋墨不由暗暗点头。又问:“既然已经及冠,可取了别字没有?”

????“取了!”宋炎道,“伯父赠我别字‘千里’。”

????宋墨听着,笑容更是亲切了。道:“那你平时都读了些什么书?有没有下过场?”

????“平时不过跟着伯父读些四书五经的,伯父说我水平有限,让我再多读几年书再下场不迟。”

????宋墨即知道江南风鼎盛,寻常一个秀才都比北方要难考得多。而且宋炎父母双亡,宋与民又在真定坐馆。真定到江南行程万里,花费不少,怕也是没回乡科考的原因之一。

????“既然准备下场,想来制艺上彼有些心得啰?”他笑道。

????宋炎照例谦虚一番:“不过刚刚学着写,只能算是没有走样罢了。”

????宋墨笑道:“上次在岳父屋里看见一题,‘知所以修身,合下节’,这‘知所以修身’我倒知道,是‘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只是不知道这‘合下节’是什么?”

????原来笑吟吟地望着他们的宋与民和窦政昌、窦德昌不由敛了笑容。

????这是一道“截搭题”,需要艺制人熟读四书五经,是艺制中最难作的题目。

????宋墨说自己不知道下一句是什么,宋与民和窦政昌、窦德昌自然不相信。可宋炎和宋墨无冤无愁的,他这样为难宋炎,是什么意思呢?

????宋与民不由坐直了身子。

????窦政昌和窦德昌兄弟则诧异地交换了一个目光。

????宋炎已笑道,“是中庸中的‘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

????他也听出点音来了,这位窦家的四姑爷——英国公府的世子爷这是要出题考他呢!

????可为什么啊!

????相比宋墨,他出身卑微,又功名,和这位贵胄怎么也扯不上关系,他怎么会盯着自己不放呢?

????宋炎满心困惑。

????就见宋墨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笑道:“《中庸》修身之理,于政之施者无不该。”

????宋炎一时间没明白宋墨是什么意思,好一会,他才认识到宋墨这是在《知所以修身,合下节》为题,做起了艺制章。

????可他看着自己干什么啊?

????宋炎在心里小声嘀咕着。

????宋墨却望着他但笑不语。

????宋炎这才恍然大悟。

????宋墨,这是要他接着往下做章!

????他不由得目瞪口呆。

????宋墨慢慢地端起了茶盅,轻轻地呷了一口,还赞道:“银毫披露,果真是好茶!”

????窦家今天招待他们的是江西双井绿茶。

????宋炎不由额头冒汗,求助似地朝宋与民望去。

????窦氏兄弟和宋与民醒悟过来,窦德昌正准备救场,谁知道宋墨已笑着问宋与民:“宋先生这是在哪里落脚?”

????宋与民摸不清楚宋墨的意图,含含糊糊道:“在一个朋友家?”

????宋墨却追问:“在城东,还是城西?哪个坊?”

????宋与民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

????这样英国公府的世子爷,他在京都的这些日子没少听人提起,出身显赫不说,手段谋略也不可小视。他不过是个小小的读书人,自然是能避则避,能忍则忍。

????“在城西崇安坊的四条胡同。”宋与民道,“借居在朋友家!”

????宋墨笑着点了点头,目光重新落在了宋炎的身上,好像在催他快点承题。

????好还宋炎的功底不不错,原准备随伯父回乡就下场的,这两年一直专注艺制,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下来,思忖了大约半柱香功夫,道:“举为政之经,自自而推者有其序。甚矣身之不可不修也。《中庸》于此,举政以该于身。而自身以推于政也。”语气虽然有些犹豫,章却流畅自然,前后连贯。

????这截题最要紧的就是把前后的句能连到一块了。何况是宋墨破题,宋炎承题。

????屋里的人都眼睛一亮。

????宋炎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多了几分底气,继续道:“独无意乎?子思述孔子答哀公问政之言及此,谓夫为政固在于修身。吾身之理。即在人之理也,诚知所以修身,则德立道行……一人之理,即万人之理也……然天下国家不可以不治。其政之经常者有九焉……”

????花厅外突然有人击掌:“好一个‘一人之理,即万人之理也’!”

????众人循声望去,就看见穿着朝服的窦世英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万里,没想到你的学问如此的扎实!”

????大家起身和窦世英见礼。又重新分宾主坐下。

????窦世英笑道:“你们怎么做起制艺来了?”

????宋与民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宋墨的身上。

????宋墨却毫无异然,笑道:“闲着无事。就聊了几句。”

????窦世英做为读书人,自然希望宋墨也有一身好学问,闻言立刻来了兴趣,追问是怎么一回事。

????窦政昌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惹得窦世英心痒痒的,和宋与民讨论起制艺章来。

????宋墨却寻了个借口,找到了窦昭:“舅母怎么说?”

????“成了!”窦昭露出个胜利的表情,“只要宋家也有这个意思,就可以把亲事定下来了。”

????“宋家那边只怕还有些麻烦。”宋墨把自己考校宋炎的事告诉了窦昭,“他既然有这样好的学问,肯定是要科举入仕的,只怕不会答应入赘。”

????窦昭张大了嘴,讪讪道:“难怪舅舅和舅母忙了这些年都没有给表妹找个合适的夫婿。”

????“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宋墨做了决定,可比窦昭坚韧得多,他沉吟道,“我已打听出宋与民的住处了,等会我就亲自拜访宋与民,势必让他答应这门亲事不可——宋千里既然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又受过宋与民的恩惠,若是宋与民答应了,他还能不答应不成?”

????“那你准备怎么让宋先生答应?”在窦昭的印象里,宋先生这人虽然温和,却不是那没有主见的老好人。

????“是人就有弱点。”宋墨道,“时间有些来不及,我先和他接触接触再说。”

????也只能如此了。

????窦昭有点丧气。

????连着两次做媒都不顺利,她果然没有当媒人的潜质,给璋如表姐找了个如意郎君之后,她再也不会管这种事了。

????两人一个回了后院,一个回了花厅。

????用过午膳,宋与民和宋炎告辞。

????过了一柱香的功夫,宋墨和窦昭也离开了静安寺胡同。

????窦德昌缠着窦世英:“七叔父,‘知所以修身,合下节’,是您给四妹夫出的题吧?”

????“我没有啊!”窦世英奇道,“难道不是宋先生出的题?”

????他怎么敢给宋墨出这么难的题,要是宋墨答不出来,岂不是破坏他们翁婿的感情?

????窦政昌和窦德昌不由面面相觑。

????窦世英急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快给我说说!”

????※

????补7月10日的更新!

????迟来的补更,还好在预期的时间之内……⊙﹏⊙b汗……

????ps:今天晚上更新推迟到晚上12点左右,时间有点晚,大家明天早上起来看也是一样的。

????※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三百一十二章 考校-九重紫 博彩bet356在线投注_bet356充值_bet356提现多久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