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纪咏觉得窦昭太让人生气了。

????她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竟然连魏廷珍那样的人都瞧得上眼!

????她还是那个敢和他叫板的窦昭吗?

????纪咏既失望又失落地回到了玉桥胡同。

????正在书房里给自己的画作题诗的纪老太爷突然停下笔,抬头问服侍了他几十年的随从纪福:“见明回来了没有?”

????两鬓已有银丝的纪福很是意外,笑道:“我这就去看看!”

????纪老太爷“嗯”了一声,把最后一句写完,仔细地端详了片刻,露出满意的笑容。

????纪福折了回来,笑道:“见明少爷已经回来了。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气呼呼的,谁和他说话也不搭理,关了门在屋里生闷气呢!”

????“哦!”纪老太爷挑了挑花白的眉毛,笑道,“看样子,窦家的小姑娘挺有主见,没有被他忽悠。”

????“窦家好歹也是读书人家,窦四小姐幼承庭训,这点见识还是应该有的。”纪福笑着,给纪老太爷面前快要干涸的砚台里加了几滴清水,挽着袖子帮纪老太爷磨起墨来,“要不然,当初您老人家怎么会答应和窦家结亲家呢!”

????纪老太爷摇头,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能不被见明牵着鼻子走的人,太少了。窦家的这位小姑娘,不简单啊!”

????纪福笑道:“再不简单,能比得上您亲自教出来的见明少爷吗?”

????纪老太爷闻言微愕,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纪福道:“你这马屁也拍了几十年了,偶尔也应该歇歇了!”

????纪福笑道:“瞧您老说的,我可是从不拍马屁的!偏偏你总是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他表情认真,逗得纪老太爷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纪福就笑道:“您有好些年都不曾夸过人了,要不要让少夫人请窦家太夫人来家里吃个便饭?窦家太夫人来了京都,照理我们应该好好款待一番才是。”

????“你心眼倒挺多的。”纪老太爷拿起笔来在砚台里蘸了蘸,道,“太夫人肯定是要下个贴子的,至于窦家来些什么人,我们就不要管了。”

????纪福笑着应喏。

????而颐志堂的宋墨听说纪咏怒气冲冲地出了槐树胡同,眉头不由一锁。

????窦昭和纪咏刚刚见面就不欢而散,看样子十之**是为了千佛寺胡同的事。

????他吩咐杜唯:“去查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用过午膳,杜唯来回禀:“说是为纪家嫁入韩家的一位闺名令则的小姐起了争执。”

????宋墨很意外。

????怎么又冒出个韩纪氏来?

????念头闪过,他听到杜唯道:“……今天晌午,窦四小姐去了鼓楼下大的笔墨铺子。”

????应该是陈曲水和段公义等人都跟了过来。

????宋墨思忖着,窦昭已在笔墨铺子的账房里坐定。

????段公义守在了账房的门口,陈曲水则和窦昭说着大相国寺的事:“……魏廷珍得了信,立刻改了口风,匆匆忙忙回了景国公府。这件事就这样虎头蛇尾,不了了之了。”

????“我就一直奇怪了,七太太怎么突然像得了羊癫疯似的,无缘无故的对我发难,原来早和魏廷珍商量好了——魏廷珍帮着窦明说门好亲事,她帮着魏家找到退婚的理由。”窦昭冷笑道,“原来是因为千佛寺事发,魏廷珍才临时改变了主意,让七太太摔了个大跟头!”

????陈曲水颔首,可惜道:“要不是纪编修冒了出来,这桩婚事恐怕早就退了!”

????是啊!

????纪咏办事,总是那么的直截了当,这也算是典型的好心办坏事吧!

????窦昭苦笑,把和纪咏不欢而散的事告诉:“我只盼着他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不然会越帮越忙的。”

????陈曲水听着窦昭话里有话,不由道:“小姐可是有什么主意了吗?”

????窦昭点头:“那位兵部武选司郑郎中的太太不是被王许氏抬起来摔了一跤吗?想必心中十分不满。如果能从她那里着手,把魏廷珍的‘阴*’七太太陷害我的事宣扬出去……”

????“好主意!”陈曲水没等窦昭把话说话,已是眼睛一亮,道,“这样一来,不管太夫人他们怎么想,两家也不可能结亲了。又因为把责任推到了魏廷珍的身上,七太太为了脱罪,肯定会想办法让那位郑太太咬着魏廷珍不放的。”

????窦昭含笑点头,道:“而且我受了这样大的打击,从此心灰意冷,不再嫁人,于情于理,窦家的长辈也不能逼我吧!”

????“不错,不错!”陈曲水抚掌。

????窦昭嘱咐陈曲水:“所以这次千万要防着纪咏和宋墨——纪咏只做他认为对的事;宋墨出手必是雷霆万钧。我只想把婚退了,不想闹出人命案来。”

????陈曲水很赞同窦昭的观点:“上次是我大意了,见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就回了真定。这次有小姐坐镇,我亲自出马,定能将这门婚事退了。”

????“那就烦请陈先生多多费心了。”

????窦昭交待了几句,见时候不早了,回了槐树胡同。

????窦世英在槐树胡同等她。

????他身上还穿着官服,可见是下了衙之后直接过来的。

????窦昭亲自给窦世英沏了杯茶。

????窦世英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仿佛有把她看个清楚明白,烙在心底似的,让窦昭十分的不自在,她只得道:“爹爹找我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窦世英笑道,“就是我们父女这些日子都没能好好说一句话,我特意来看看你。”然后道,“听说你去铺子里去了?那边的生意怎样?顺天府学一直照顾着你的笔墨铺子,看来那个范掌柜还有点真本事。”

????窦昭不由暗暗庆幸窦家所有的产业都由三伯父打理。

????她岔开了话题,说起魏、窦两家的婚事:“……我觉得太不顺利了,您不如请个师傅帮着好好看看,最后能挑几个好日子选一选。”

????婚期如果能拖后,对她的计划比较有利。

????窦世英听皱眉,道:“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你放心,这件事我会给你做主的。王氏那边,我肯定不会就这样轻轻地揭过。这次她做得太过份了!”

????“爹爹也不要听风就是雨的。”窦昭道,“你总得听听七太太是怎么说的才是。说不定这是一场误会呢?”

????她还需要王映雪对付魏廷珍呢!

????王映雪要是出了事,她的计划岂不是又有改变?

????“你不用帮她说话。”窦世英目露忿然,“从前的事,都是我的错,她不愿大归,我从钱财上补偿她一些,也是应该的。可这件事,太让人心寒了……”

????面对总是不合时宜的父亲,窦昭有些啼笑皆非。

????她忙道:“爹爹有没有想过,七太太扶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在真定,她在京都,彼此井水不范河水,我又要出嫁了,到时候更是一年四季也难得回娘家两趟。她这样做与自己有什么好处?”

????窦世呆了呆。

????窦昭柔声道:“你别总听风就是雨,不妨和七太太好好说说,到底是谁让她这么做的?窦明年纪也不小了,您总得给窦明留几分颜面。”

????她记得,上一世高明珠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的事,到了次年开春,王行宜为窦明挑选了个寒门出身的少年举人刘清濯为婿,四年后,刘清濯中了进士。尽管他才华横溢,品行端方,对窦明一直很敬重,但窦明却始终对刘清濯不冷不热的,而且百般挑衅把刘清濯抚养成才的寡母。刘清濯因此痛苦不堪。她重生前,刘清濯正闹着要休妻。

????不过,那时候王行宜已经是内阁大学士,而这一世,他不过是个云南巡抚,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知道刘清濯这个人,刘清濯有没有可能成为窦明的夫婿。

????窦世英听了窦昭的暗示,果然认真地思索起来:“这些年来她大门不出二门迈的……今年却说受了景国公世子夫人之邀要去大相国寺听佛法……”他说着,想到了魏廷珍,继而又想到之前魏家待窦昭的态度,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在心里琢磨着,难道是魏廷珍……

????他顿时坐不住了,心不在蔫地和窦昭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了。

????窦昭松了口气,只求纪咏和宋墨两个不要再添乱。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的,她一直陪着太夫人逛京都城。

????窦明却跑了过来,指着窦昭的鼻子大嚷:“你对爹爹说了些什么?爹爹要休了娘亲?这下你得意了?”

????素心冷“嗯”一声。

????窦昭眼底闪过一丝惧意,随后像要掩饰什么般,变得更加趾高气扬:“你可别忘了,你马上要嫁人了。继母因你被休,你也一样没脸。到时候我看看魏家还认不认你这媳妇?”

????联姻是为结两家之好,到了窦家这个层面,是不可能休妻的,最后把人圈禁在庵堂里。

????窦昭根本不相信窦明的话,但她还是去见了二太夫人,并把窦明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二太,委屈地道:“我这才来了几天,静安寺胡同的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赖到了我的身上,我可不愿意受这样的委屈,您派人护送我回真定吧?我直接从直定嫁就是了。”

????“小姑娘家的,什么‘嫁’不‘嫁’的,”二太夫人宠溺喝斥着她,“这件事自有长辈做主,你一个小姑娘家的,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了?”

????窦昭低低地应了一声。

????二太夫人把窦明叫来。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次-九重紫 博彩bet356在线投注_bet356充值_bet356提现多久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