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 上一章

 

????常护卫看着,突然萌生股自只是不是跟错主子的感觉。

????还好宋宜春发了一通脾气之后终于恢复了一点理智,他吩咐护卫: “给我准备车马,我亲自去找顾玉。”

????护卫火烧屁股似的跑了。

????又有不明情况的丫鬟进来禀道: “国公爷,大老爷、三老爷、四老爷和几位少爷都过来了………。”

????宋宜春顺手一个茶盅砸了过去,丫鬟头被砸的懵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直到宋宜春走近了,那丫鬟才眼中泛起泪水,匆匆去给等在huā厅的宋茂春等报信。

????宋逢春忙把身边服侍的丫鬟都赶了出去,凑到宋茂春的身边低声道: “大哥,您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第一百五十二章反击”

????宋茂春看了两个儿了宋钦和宋铎一眼。

????长子板着个脸,次子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他知道宋宜春的意思。

????将宋墨逐出宋家的理由根本就不充分,昨天晚上宋宜春把他们找去不是商量他们,而是让他们在开祠堂的时候统一说法,不要出什么纰漏。老三和老四家的孩子都还小,没有资格参加这种事,只有自己的两个儿子年纪相当。他的责任非常重大了,得让自己的两个儿子不要乱说话。谁知道他把事情的经过一说,两个儿子都竭力反对,大儿子的意思是他们不应该参与到这件事里来: “……,虽然不知道二叔父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肯定有自己的道理。天赐又没有做错什么,我们也不能这样乱说话。”二儿子的态度则更明显: “这事是二叔父做得不对,您当时就应该劝劝大伯父的。”以对于他好说歹说,最后拿出了做父亲的威严,这才把宋钦和宋铎〖镇〗压下去,却对两兄弟在开祠堂的事上是否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支持宋宜春没有半点的把握。

????听说宋宜春急急第一百五十二章反击出了府他不由的松了口气,回答起宋逢春的语气也就不像宋逢春那样透着几分紧张了。

????“多半是天赐事出了什么意外。”他低声道, “我们得派个人去打听打听才是。”

????宋茂春说这话的时候,宋同春凑了过来,他闻言立刻道: “大哥我去看看。”

????宋同春因是老幺又因自己和宋宜春是一个祖父的,总觉得自己和宋宜春关系比别人都要好,在英国公府有点大大咧咧的。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有人主动出面,宋茂春和宋逢春自然是乐见其成。

????几个人在huā厅里焦急的等消息。

????门外传来一阵喧嚣声。

????这种情况一点小小的动静都会让人风声鹤哝,何况这阵喧器声越来越大,好像直朝上房而去。

????宋茂春和宋逢春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跑出了huā厅。

????他们看见面色苍白如雪的宋墨正神色凛冽地带着群护卫模样的人穿过正院进了垂huā门。

????“天赐!”宋茂春的脸色一下子比宋墨还要苍白, “国公爷不是说宋墨已经被他绑了起来吗?”他神色惨淡。

????“出了什么事?”宋逢春道,神色惶恐。

????紧随其后的宋钦和宋铎也脸色凝重,宋铎更是道: “难道天赐要去找二叔父算账?”

????宋钦一听急了起来: “我去看看一一不能让天赐和二叔父起冲突否则一个忤逆就足以将他逐出家门。”

????宋铎连连点头,道: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

????“这是你们能管的事吗?”宋茂春忙上前阻挡,两个儿子已经拔腿朝垂huā门跑去。

????宋茂春一跺脚,也跟了上去。

????宋逢春想了想,跟了上去。

????几个人却被拦在了垂huā门前。

????“世子爷说了,家里来了盗贼”四个跟着宋墨一起进来的彪形大汉守在门口,刀已出鞘, “为了不伤及无辜所有的人不得入垂huā门。”

????太平盛世,朗朗乾坤皇城根下,竟然有盗贼跑到一等世袭英国公府来偷东西,说出来谁会相信?

????这就如宋墨**婢女一样经不起推敲。

????宋茂春等人的表情都变得怪异起来。

????上房传来一阵刺耳的兵器撞击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惨叫和慌乱的喊叫: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跑到英国公府的内院来杀人……”

????杀人!

????事情发展到了杀人的地步,宋茂春等人不由两腿一软,惊惶不安地寻思着是不是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一个极其粗暴的声音像惊雷在他们的耳边炸开: “你他妈的,老子正想问你是谁呢?你倒问起老子来了。那你就给老子听好了,老子是英国公府世子爷麾下的护卫,奉世子爷之奉,前来擒贼。你说你是英国公府的护卫,我们世子爷怎么不认识你?你还敢冒充英国公的护卫,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声音响过,宋茂春就看见守在垂huā门前的一个护卫咧着嘴无声地笑了笑。

????他一个哆嗦,拉着两个儿子就往外走: “这不关我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回去,快回去!”

????宋钦和宋铎再也没有和父亲坚持的勇气,趄趄趔趔地被宋茂春拉着离开了垂huā门。

????宋逢春和宋同春哪里还敢停留,慌不择路地跟着宋茂春父子离开了宋家。

????而此刻,垂huā门内一片恐慌。

????偏僻的墙角、假山的洞坞、美人倚的下面……,都躲着瑟瑟发抖的仆妇们,宋宜春留下来的护卫除了几个身手特别的好的还在负隅顽抗想冲出重围之外,其他的不是跪在地上高举着佩刀喊着 “饶命。”就是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惶然惊惧地嚷着 “我们不是盗贼,我们真是英国公府的护卫。”正在和宋墨护卫交手的常待卫更是骇然地道“你们到底是谁?!怎么使的是鸳鸯刀?”

????鸳鸯刀是定国公为了对付那些流窜上岸的倭寇而创的。

????围攻常护卫的人嘿嘿地笑,下手更狠了。

????宋墨对周遭的纷乱视而不见,径直走进了上院靠着最东边的一间后罩房。

????夏缝忙作揖让开。

????宋墨一眼就看见了屋子正中那具被打得已经认不出面目的尸体。

????陈礼…

????他顿时眼角湿润,双腿像被灌了铅似的,身子顿了顿,才慢慢地走了过去。

????“陈桃!”宋墨缓缓地蹲了下去握住了陈桃已经僵硬的手是,眼角落下了一滴泪。

????夏链看着不忍地别过脸去,半晌才回过头来,低声劝着宋墨:“世子爷,您节哀顺变!”

????他是那次随着宋墨前往真定的护卫之一这次他随宋墨去了辽东因为宋墨急着赶回来,余简身手比他好,随着宋墨一起回了京都,他则领护卫紧随其后。就在离京都不到五十里的时候他遇到了手执宋墨手书的陈晓凡……

????宋墨沉默地望着陈桃,轻声地道问:“找到余简了吗?”

????“找到了!”夏随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迟疑,还有无法掩饰的悲怆“不过,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

????宋墨站了起来,眼中已没有了泪水,只有一点点无处可去的水份残留在了他的面颊,没有了温度。

????他柔声道:“都杀了吧!”

????夏缝一怔,道:“都,都杀了?”

????宋墨点了点头,闲庭信步般从容地朝关押着上房的丫鬟、媳妇、婆子的厢房走去。

????“家里来了贼嘛”他淡淡地道“失手杀死了几个人这也是常事。”

????夏链低头恭声应“是”。

????上院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

????宋墨推开厢房门,丫鬟、媳妇和那些婆子都哭着朝宋墨涌过来:“世子爷,您可回来了!”

????“世子爷救命啊!”

????“世子爷,你可回来了?”

????却被守在厢房里的护卫把她们拦在了离宋墨十步的距离。

????宋墨扫了厢房一眼。

????都是些三流和不入等的丫鬟、婆子母亲身边服侍的谢嬷嬷和几个大丫鬟都在。

????照宋墨的吩咐,一进上房就控制住了这个关押着仆妇的厢房的护卫之一立刻上前禀道:“世子爷,夫人病逝之后,没几天谢嬷嬷也睡了,被国公爷送去了田庄休养。夫人身边的四个大丫鬟,梅蕊在夫人死后撞柱而亡,杏芳、竹君、染墨几个前两天被国公爷叫去后就没再看见……”

????宋墨低垂着眼睛,半晌才吩咐那护卫:“派个人去把谢嬷嬷接回来。”

????也许,已经晚了,但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他走出厢房,有护卫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世子爷,我们在颐志堂发现了两个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小厮,他们一个叫武夷,一个叫松萝,说有要紧的事要禀告您,我让人把武夷带过来了。”

????父亲既然要对待他,肯定不会放过颌志堂的众人,何况这两人是服侍陈曲水的。陈曲水不见了,两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听说两人还活着,宋墨心里有些jī动,忙点了点头。

????武夷是被人扶过来的。

????“公子!”他哭丧着脸,看了看周围的的人。

????严先生交待过,陈先生的事不除了他和世子爷,不能跟第三个人说。

????他谨记着严先生的嘱咐。

????宋墨单独见了他。

????“陈先生不见了!”武夷急得快哭了“那天快下午百时,陈先生说要在院子里走走,松萝在屋里收拾东西,我象往常一样站在台阶上看着,不曾想一眨眼,陈先生就不见了。我和松萝找了大半夜都没有找到…”他说着,跪下了下去“世子爷…”哭了起来宋墨不由微微一笑,道:“不见了就不见了吧!倒你们两人,诚心可嘉,下去好好养伤吧!”

????他柔和的声音不禁让武夷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陈先生不见了,世子爷好像很高兴似的!

????难道之前他们都想错了?

????陈先生是世子爷的对头,虽然被世子爷捉了回来,但一直不愿屈服于世子爷,世子爷也拿他没有办法。这次府里大乱,他逃了出去,世子爷正好找了个台阶下?

????武夷摸不清头脑,混混沌沌地跟着护卫退了下去。

????宋墨额头沁出细细的汗。

????他从怀里掏出个很普通的、像走江湖卖大力药丸的瓷药瓶,从里面倒出鲜红如血、有颗莲子米大小丸子,吩咐身边的人:“给我倒杯水来。”

????护卫不明所以地倒了杯水来。

????宋墨服下药丸,感觉人好多了。

????走进来的夏链看到,脸色大变,疾步上前,忧心忡忡地道:“世子爷,您要不要歇歇?”

????“不用!”宋墨挥了挥手,淡然地道“那些护卫,都清理干净了?”

????“有几个逃了出去……”夏链愧疚地低下了头“我已经派人了人去追……”

????“不用了!”宋墨笑道“我们总得给我父亲留几个使唤的人吧?”然后道“把尸体都给我堆在正院的中间,我们在颐志堂等我父亲!”说这话的时候,他掸了掸衣襟,显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反击-九重紫 博彩bet356在线投注_bet356充值_bet356提现多久到账